阅读记录

《每个路人都弹琴[综武侠]》

第 20 章

说来也怪,刚刷高楚留香一星好感,原本中原一点红的半星好感立马硬生生减掉。

南宫羽很苦恼,看来楚留香跟中原一点红真的不对付。要不然为什么一点红恨屋及乌用忿忿不平的眼神盯着他。

南宫羽得回头呵护下一点红。

夏椿的屋里四下无人,南宫羽也懒得跟楚留香进去,留在屋顶上跟一点红唠嗑。

六月的风夜里也会凉,往脸上一吹,一点红已然酒醒。

他不揭楚留香的老底,也不同南宫羽说话,就扶着剑在屋顶上坐着。他的两眼望着前方密林里看不透的黑暗。

“哎你跟楚留香怎么认识的?你们很熟?”

剑客只说:“一点红永远是楚留香的朋友。”

有些自豪,又似有不甘。

南宫羽不相信,既然是朋友,那为什么刷楚留香好感的同时刷不了一点红的好感?

南宫羽猜测:“你是不是打不过他所以心怀不满?”

一点红目光呆滞:“算是吧。”

“那我教你啊,保准你比他厉害。”

一点红来了些兴致,扭头来问:“你为什么要教我打败他?”

南宫羽说:“他答应保护我,你答应杀我。你不打败他,我怎么被你杀?”

一点红想了想:“有理。你如何教我?”

“你的剑法比他厉害,稍逊之处是轻功。你要能把轻功练好定能赢他。”

一点红再次说:“有理。”

南宫羽便站起来:“我跑,你追,便当作是练习。”

一点红点头的功夫,南宫羽已经驾轻功飞驰而出。

按照惯常,一点红是追不上南宫羽的。这次南宫羽刻意放慢速度,走一阵,等一阵,好叫一点红能跟上他的脚步。

他的功夫天底下没谁学得会,他能够做的也就带一点红练练腿脚。有时候你追我赶的,好感度就能慢慢建立起来。

两人绕着济南城跑回去,都觉得累。

一点红的好感还是没有加。这个木有感情的男人着实叫人难过。

一点红边喘气指着身后道:“我们该回去同楚留香会合了。”

夏椿的屋里已看不见香帅的身影,只留下他的身上那股淡淡的花香。

花香在,是因为香帅的香囊落在地上。

中原一点红捡起香囊,眉头紧皱:“不好。他怕是有危险。”

屋里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南宫羽不太相信强如楚留香竟能在悄无声息间被带走。

南宫羽想:“他是不是走得匆忙落下的。”

一点红把香囊塞进腰缠间,神情严肃地摇了摇头。

他绕着屋里走一圈,发现床底火盆里还闪着些许火星。

火盆里是书信的灰烬。

如果香帅找到信,他没有理由烧掉。照此推断定然是旁人烧的信。那人非但烧掉信,甚至有可能掳走了楚留香。

一点红越想越急,可是什么头绪也没有。

南宫羽拍拍他的肩膀:“放心,我有办法。”

掳走楚留香的人武功确实很高,连一点红都不能察觉他的存在。此刻他正站在东北方向两百尺外的树上,监视着屋里的一举一动。

南宫羽的插件早把敌人锁定。

丐帮帮主,南宫灵。

南宫羽记得楚留香跟他说起过此人。那人算楚香帅的好基友,常到楚留香的船上蹭吃蹭喝兼带跟他躺在甲板上晒太阳。

楚留香对南宫灵印象实在太好,以至于第一次见到南宫羽的时候问:“你是不是丐帮帮主南宫灵的弟弟?”

南宫羽姓南,没有宫。

不过他倒不介意认个弟弟。

南宫羽闪现到丐帮帮主身后:“弟弟,你把楚留香弄哪去了?”

南宫灵浑身一震。

他能统领天下第一大帮绝非只靠手段。他的武功不敢说江湖决定,总也在一流之列,比起中原一点红更是有过之而无不足。可是身后那个喊他弟弟的人出现得如此突然,他竟丝毫察觉不到。

南宫灵不敢转身。他怕转身的功夫对方会出手,那样他逃都逃不掉。

南宫羽道:“你不用怕。只要你把楚留香交出来,我绝不伤人。”

南宫灵既知不是对手,便寻死脱身之计,道:“楚香帅往我丐帮喝酒去了,他自己要去,我哪里能劫走他!”

南宫灵也不算说错。他只不过把楚留香的几个红颜知己捉到丐帮,楚留香就乖乖跟他前去。

月下多了一柄剑,离南宫灵的咽喉只有半寸。那是中原一点红的剑,他冷冷地说:“带路。”

这柄剑虽近,南宫灵是有法子把握的。他更为忌惮身后那个他连面都没见着的人。

一点红提出要去丐帮,正合南宫灵的心思。他个人势单力孤,丐帮却有打狗大阵,保准叫他们有去无回。

南宫灵拱拱手装作没做坏事:“两位侠士,请。”

南宫羽一点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走在南宫灵前面。

南宫灵憋着一肚子怒火,暗地盘算着待会儿如何把那个喊他弟弟的小子剥皮拆骨。

丐帮的济南分舵在一个叫人绝不会以为是叫花子地头的大宅子里。宅子周遭全是城中非富即贵的高官豪商。

唯一能表明他们丐帮弟子身份的,就只有衣服和裤子上的几个补丁。

南宫灵回到帮中颇有底气,不理两人,径直在一众弟子的簇拥下迈入内室。

中原一点红有些担心:“我听说丐帮高手如林,打狗大阵更是万夫莫开。咱们须得小心。”

南宫羽吐舌头:“进来之前你怎不说。”

“我要说了怕你不肯进来救人。”

南宫羽真心服了一点红。他这人脑子特别死板。既想着打败楚留香,又不惜一切地要救他。到头来他要杀的人全成了他要护的人。

南宫灵果然翻脸不认人。只待一入内室确认安全,立马传令:“将随我进宅的二人拿了。”

宅子里响起铺天盖地的竹棍撞地声,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数百号人,有穿得破些的,也有穿得较体面的,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手中那杆撞地的绿竹杆。

丐帮再往上数,是出过一些厉害人物的。比如身居五绝的洪七公,再比如一双肉掌可敌千乘万骑的萧峰。等传到南宫灵这代,帮主不济事,帮众倒将失传已久的打狗大阵修炼成熟。这次稳住丐帮天下第一大帮的位置。

南宫灵待得弟子们结阵完毕,才从屋中缓步而出,背手而立,对南宫羽笑道:“你很厉害,可惜太狂。”

南宫羽索性再狂些:“我怎地狂?叫你几声弟弟就算狂?可我喊你弟弟的时候你也没说不行啊。”

这倒好,全丐帮的人都知道帮主给人羞辱还不敢还嘴。

南宫灵恼羞成怒,挥动手中的竹棍指挥:“结阵拿人。”

中原一点红拉住南宫羽要拨琴弦的手。

他道:“我来。”

南宫羽奇道:“你还要抢我风头?”

中原一点红是个老实人:“你武功比我高,我先去闯,你好有空想想该如何破阵。”

南宫羽再度确认好感面板,中原一点红真真对他半星好感都没有。就这般还愿意给他当炮灰争取时间,看来这人是打心眼里的仗义。

丐帮的打狗阵果然名不虚传。

中原一点红的快剑能在弹指之间取人性命,在打狗阵中竟浑然施展不出。他每出一剑,便有无穷无尽的青竹杖过来拦住,竹杖带竹杖,将剑上的气力卸得一干二净。

若不是一点红及时收剑,剑撞上竹杖之时定要叫那些竹杖把他的武器给缴去。

南宫灵没有耐心:“换杀阵。”

丐帮弟子亮了刀。齐齐往竹尖一削,竹杖就成了□□。

□□并起,万木冲天。一点红正待躲闪,另一批竹杖黑压压自天降落。此招防着捉拿恶犬时的合围方法,要背上不小心挨了其中任何一棍落将下来,必被底下被削尖的竹子穿肠贯肚。

好在一点红反应迅敏,剑尖往竹尖一挑,借着推力从上下两排竹杖的缝隙里抽身而出。

他走得再快,身上还是被划出数十道口子。

一点红脸上手上全是血,紧咬牙关站着不倒:“你看清没?可有破解之策。”

南宫羽摇头。

一点红提口气,决意再闯一次。

南宫羽叫住他:“慢。”

duang声响起,先奶一口。

一点红身上的伤完全愈合。

南宫羽不顾一点红诧异的目光,对他道:“你尽管去破。但有命出来就叫你满血再战。”

一点红精神抖擞,再度入阵。这回有过上次的经验,他虽没法破阵,身上的伤口只剩寥寥数道。

南宫羽赞赏地说:“不错,有进步。”

南宫羽再给一点红奶满,让他再进阵。

这回一点红已是片羽不沾,进退自如。

一点红的好感度在提升:“原来你真的能教人变厉害。”

其实丐帮这套阵法不算精妙,完全是以多打少外加些合力卸劲的功夫。之所以吹得那么神,是因为他们出阵必定杀人,没人有第二次机会。

一点红之所以感到他变厉害,是因为他进阵进得多。就跟打副本那样,打得熟了演员也能成指挥。

南宫羽的目的不是训练一点红。

时间拖那么久,香帅要干的事总该干完了吧?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