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横滨最强电击使》

第十八章

江户川乱步吃着豆汤小年糕,御坂美琴和福泽谕吉如同照看家中淘气无知的幼子一般,盯紧他吃掉碗里剩下的年糕。

“乱步,不能单吃红豆,年糕也要吃完。”御坂美琴道。

福泽谕吉两手插进和服的袖子,气势凛冽:“不要浪费食物。”

江户川乱步皱紧眉,控诉道:“年糕不甜。”没有了红豆,碗里的年糕约莫没有滋味,江户川乱步才不吃背叛了豆汤甜味的年糕。

“还剩下几块了。”

“不要,说什么都不要。”江户川乱步倔强道。

御坂美琴举起手,“老板,可以再加份红豆吗?”

老板和善道:“可以啊,稍等一下。”

“这样可以把年糕吃完了吗?”御坂美琴问。

碗中很快淋上一片红豆,江户川乱步不情不愿地夹起了年糕,仍然腹诽两人的胁迫。

一碗豆汤小年糕全部吃光了,御坂美琴和福泽谕吉松下肩膀,每次阻止江户川乱步挑食的行为简直是一场艰辛的战斗。

“社长,小美琴,我要吃雪糕。”暑假到了,天气逐渐变得闷热,江户川乱步用手在自己脸上扇了扇风,“好热,不行,脑袋要热糊涂了。”

御坂美琴淡然喝着加了冰块的清水,江户川乱步嫌弃这个没味道,是他自己不愿意尝一口。

福泽谕吉的忍耐力一流,不会轻易输给夏日的阳光,况且他们还在屋内。

简单来说,只有江户川乱步一个人饱受糟糕天气的摧残。

自己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江户川乱步心情哀怨地强调道:“我要吃雪糕,红豆味的,巧克力也可以。”

御坂美琴放下水杯,“冷饮店在对面街上,过条斑马线就能到了。”

“可是要出去啊。”出去也就代表着要和阳光亲密接触,江户川乱步疯狂摇头,今天他就不该出来。

御坂美琴语调微扬,“哦?是谁嚷嚷着出来要吃豆汤小年糕?”御坂美琴和福泽谕吉不是没有劝过江户川乱步,可是江户川乱步充耳不闻。

江户川乱步缩起脖子,嘴硬道:“不是我。”

御坂美琴站起身,万般无奈道:“社长,我去买雪糕。”再不让江户川乱步称心,肯定要继续骚扰他们。

“嗯。”福泽谕吉点了点头。

江户川乱步晃起腿,非常满意这个结果,等待着御坂美琴买回来的冰激凌。

御坂美琴买了三人份的,三种冰激凌上插了勺子,方便在店内安心享用。

“你们的冰激凌看上去好像挺好吃的。”江户川乱步突然开口道,目光落在对面两个人手中。

福泽谕吉和御坂美琴:“…………”

这人能不能消停一会儿!

御坂美琴把她的一份冰激凌分给了江户川乱步,好堵住了他的嘴,顺便省得自己再走一趟,吃三大份冷饮对江户川乱步的肠胃也不好。

冷饮店有卖遮阳伞,御坂美琴顺手买了一把,可甫一撑开伞,江户川乱步第一个冲进来,代替御坂美琴享受着遮阳的效果。

御坂美琴瞥了眼江户川乱步,但还是往他的位置偏过伞。

“我手酸了。”江户川乱步的身高比御坂美琴高,使得她举伞要费一点力气。

江户川乱步批评道:“小美琴这可不行,训练还不够呢。”

御坂美琴无语凝噎,江户川乱步可真不懂客气为何物,把伞柄丢给江户川乱步,“该轮到你了。”

“不要!”江户川乱步推开伞柄,不用御坂美琴说,他也知道一直举伞并不轻松。

御坂美琴拒绝道:“要有来有往,再说让一个女孩子给你举伞,你好意思吗?”

江户川乱步捂住双耳,耍赖道:“我听不见。”

两个人因为一件幼稚的事当街闹起矛盾,福泽谕吉额角的青筋一跳,忍耐不住地接过伞。

成熟的大人是不一样的,一直以来依赖着福泽谕吉的御坂美琴和江户川乱步紧挨着他,福泽谕吉抿着唇,好热。

福泽谕吉是用右手撑伞的,御坂美琴正好在他右侧,抬起头道:“社长,你累不累?”

“……没事。”面对体贴的御坂美琴,福泽谕吉神色稍缓。

小没良心的江户川乱步略略拔高音量,“社长可是很厉害的。”

福泽谕吉用空置的左手按住他的脑袋,提醒他:“专心看路。”

江户川乱步的冰激凌还没吃光,一直拿在手上,等到想吃上的时候,就用勺子吃几口,然后幸福得眯起眼睛。

“好像最近有夏日祭典。”御坂美琴说道。

江户川乱步理所当然地提起兴趣,热情一下子上来,“我要去。”祭典上一向会出现许多新奇的玩意儿,比如有他喜欢的捞金鱼。

御坂美琴期待地注视向福泽谕吉,“社长,今年也一起去吧。”

福泽谕吉无法拒绝两个孩子简单的愿望,“嗯。”

江户川乱步没有意外福泽谕吉的答应,激动道:“我要买新的浴衣!”

“你去年的还能穿。”福泽谕吉说。

“可是我要穿新的。”江户川乱步索要着新的浴衣,去年挑的衣服他已经失去了喜爱。

喜新厌旧如此之快,福泽谕吉头疼不已,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改变下江户川乱步的金钱观念。

可是江户川乱步对金钱的观念很是浅薄,更恰当的可以理解成随时享乐,尤其是在他的那堆粗点心上面体现得淋漓尽致。

“那再去买一件吧。”总的讲,御坂美琴还是愿意容易满足江户川乱步的一切小要求。

江户川乱步随手指向一个商场的位置,“去那边。”

“别走太快了。”御坂美琴喊道。

以防江户川乱步走丢,御坂美琴牵住他的手腕,江户川乱步却嫌热,御坂美琴只得改成拉衣服。

可是这个姿势,江户川乱步莫名感觉他像是被牵着走的小孩子,反对道:“我不要!”

“………”御坂美琴简直就像操碎了心的老母亲,“你牵我衣服,行了吗?”

以前不是没有前科,江户川乱步走到一半嫌脚酸停下了步,御坂美琴没有察觉,当时人又多,等到目的地抵达才震惊地发现人给走丢了。四处查寻、广播寻人、警/局报案,总之给她惹上了许多困扰,原本的计划也泡汤了,所以御坂美琴特别在意。

再这样下去,御坂美琴觉得她都有必要买一把猫绳挂在江户川乱步脖子上边,但那样的画面太美以及可能会造成某种社会轰动,御坂美琴迟迟没有行动。

江户川乱步勉为其难道:“好吧。”

福泽谕吉跟着这两个孩子,说:“乱步,以后不要乱跑了。”江户川乱步走丢的次数不多不少,恰好福泽谕吉都记得。

江户川乱步摇头道:“明明是小美琴太笨了,我可是特意坐电梯走到了大厦的顶楼。”那里位置高,是御坂美琴最容易发现的地方。

御坂美琴狞笑道:“你给我好好去警/局或者广播站等我。”她不需要江户川乱步的这种体贴。

“我不认识路。”江户川乱步实诚道。

“那就给我乖乖去问路人,总之不要自作聪明地瞎跑!”

“才不要呢,还有,名侦探做的事才不叫自作聪明!”江户川乱步为自己辩解。

御坂美琴两侧的太阳穴一抽,扯起他的脸颊肉,恶狠狠道:“必须做!下回你要是再走丢,我就不来找你了。”

“呜呜呜,社长,小美琴凶我。”江户川乱步找起他的帮手,意图让他教育以下欺上的御坂美琴。

可惜福泽谕吉站到了御坂美琴的一边,教导道:“乱步,下次你该注意一点。”

江户川乱步捂住心口后退一步,不可置信地望着视线内的两个人,脆弱的心灵宛若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御坂美琴有预警地拎住他要跑的后领,尊严问题不可让步的江户川乱步开口道:“社长和小美琴联合起来太作弊了。”

福泽谕吉和御坂美琴分开来的战斗力就很可怕了,别说两个人一起上,江户川乱步才不会傻乎乎地进入圈套。

“好了。”御坂美琴松开手,“不是说要去买浴衣的吗?去晚的话,可能你喜欢的就被人挑走了。”

江户川乱步的当务之急肯定是心心念念的浴衣,“……哦,那快点去。”江户川乱步还不忘拉住御坂美琴的衣服,想来也是对自己的走丢体质有一定的防范。

福泽谕吉跟上御坂美琴和江户川乱步,陪着两个孩子挑起了浴衣。

江户川乱步为难地在两套浴衣中抉择,御坂美琴和福泽谕吉等着他做好心理抗争。

“社长,这几天工作多吗?”夏日祭后,御坂美琴得要去侦探社进行兼职了,毕竟内务省发抽似的给她放了假。

“嗯。”福泽谕吉给她简单说明了下工作,他们现在侦探社的人手还不够,福泽谕吉有打算招一批新的社员,不过这是一个难题。

御坂美琴恶趣味说:“社长,以后入社的人要不要弄个侦探社专门的入社考验?”

“入社考验?”福泽谕吉张了张嘴,听上去不错。

此时,江户川乱步也选好了浴衣。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