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药植空间有点田 吴家二姐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这恶人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这恶人

小说:

药植空间有点田

作者:

吴家二姐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14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药植空间有点田最新章节!

“还请洛郎君以后勿要如此!”穆七又警告了一句,这才收起长剑。

“咳咳,知道了知道了,你这模样,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呐。”

即使被警告了,洛泱也依旧是那副浑不在意的模样,一边扇着折扇,一边调笑着说道。

穆七闻言,连理都没理会对方,转身就往前走:“你们随我来!”

后方的周锦帆见识了这么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戏,双眼亮闪闪的,听了此话,也不害怕,屁颠屁颠的就跟了上来。

洛泱摇了摇折扇,突地失笑,迈步也跟了上来。

书房内的穆清风,目光冷冷扫过面前两人,面无表情的问:“你们来此,有何事?”

“今日下雪,最适合围炉赏雪饮酒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有美酒喝,怎能少得了我们呢?”

洛泱一点也不怯少年的冷脸,闻言笑着说完,直接走到他身边,拿起他面前的酒壶,毫不客气的就喝了一大口。

“唔....好熟悉的味道,这小娘子酿酒的手艺倒是一绝,滋味绝好,不错,不错!”

洛泱连喝了几口酒,摇头晃脑的点评道。

穆清风额头冒起一根青筋,冷声道:“酒也喝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哎呀,别呀!”

洛泱放下酒壶,唰的一下打开折扇,一边扇着,一边凑近少年。

笑的别有深意的问道:“你家小娘子呢,我找她可是有正事儿呢。”

“走了!”穆清风脸上的神色又恢复平静,身体突然往后,靠在椅子上,淡淡说道。

这次,反倒是换洛泱惊讶了。

“走了?怎么会....”以他对好友的了解,对方遇到这样合适的机会,怎会如此轻易放那小娘子离开?

穆清风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不紧不慢的敲击着椅子扶手:“嗯,她刚离开不久,或许你现在去找,还能遇到。”

洛泱盯着少年看了几眼,忽的笑了,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反而扭头冲屋内的穆一吩咐道:“帮我们准备些饭食,就摆在院内的暖亭中吧。”

穆一询问的目光看向少年:“主子?”

穆清风轻蹙了下眉,视线扫过身侧的人,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去吧。”

“哈哈哈,清风你也还未用饭食吧,不如和我们一起?”洛泱瞧见好友这模样,笑眯眯的邀请道。

“嗯,走吧。”说话间,穆清风从椅子上站起,没再理会桌上的那瓶酒,径自向外走去。

暖亭四面都用厚重的棉布遮挡着风雪,唯留了正面,以轻纱罩之,卷帘半遮,能够在享用饭食,吃酒之际,欣赏外面的雪景。

“咦,这道烧鱼滋味倒是不错,配上美酒,真真是......”

洛泱话说到一半,被从走进来的穆七打断:“主子,您的馄饨。”

“嗯,放下吧。”穆清风脸上的神色淡淡的。

就似没有瞧见旁边好友投来的怪异目光般,静静吃了起来。

洛泱盯着他看了几息,突然一拍额头,扇子虚指着身侧的少年介绍道:“这是我在百川书院结识的好友周兄。”

“至于我身边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吧.....?”

周锦帆笑着冲穆清风施了一礼:“久仰穆郎君大名,今日得见,果然非同凡响。”

穆清风眼尾扫过两人,嗯了一声:“今日来此,到底为何?”

洛泱听到这个问题,咳嗽两声,说道:“那小娘子拿来的美酒,可在你这儿?”

“嗯。”穆清风嗯了一声,继续吃着馄饨。

洛泱扇子敲了敲手心,笑着说道:“这可就是清风你的不是了,那小娘子之前可是和我们约好的,今日送酒到天然居,你怎能不声不响,就把这些酒独占了呢?”

穆清风眼风淡淡扫过他,没有说话的意思。

洛泱瞧见这一幕,目光微动,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着说道:“不知那小娘子,可知道此事?”

这话一出,穆清风吃东西的动作微不可查的停顿了下,而后淡然自若的吃下最后一口馄饨。

冰凉的嗓音响起:“你说呢?”

“要我说啊,那小娘子肯定是被你这恶人欺压......”

洛泱话刚说到一半,就被突然走进来的穆七再次打断:“主子,那小娘子来了。”

“嗯,带她过来吧。”穆清风淡淡吩咐了一句。

眼尾扫过身侧:“你刚刚说什么?”

就见洛泱唰的打开折扇,轻轻扇了起来:“唔....小娘子酿的这酒,感觉滋味比之前,更胜了一筹呢。”

“锦帆,你说对吗?”

“这酒滋味确实比之前更胜一筹,我倒是很好奇,这酒是如何酿出来的。”

如何能买下这方子,那就最好不过了,只是....周锦帆小心瞄了不远处的少年一眼,有这人在,这方子应是没他的份儿吧?

几人说话间,穆七已经带着叶蓁两人来到了暖亭外。

“郎君就在其内,小娘子进去吧。”穆七微微一笑,示意两人进去。

“谢了。”叶蓁道了声谢,和哥哥一起,走了进去。

进入的第一瞬间,她就抽了抽鼻子,这酒的味道好熟悉?

咦咦咦,这不就是她这次带来的菊花酒吗?

这人怎么能这样,不说一声,就喝了她带来的酒?

她抿了抿唇,看着少年的目光,有些不善。

穆清风深邃的眼眸突然看向她,清冷的嗓音响起:“何事?”

“打扰郎君几人小聚了,我刚刚离开时,把酒忘在这里了,不知可否.....”

面对少年的目光,叶蓁熄了火气,不气不气,今日这人好歹也算帮了自己。

哪怕是送对方一些酒,也是应当的。

“不可!”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面前少年冷声打断。

叶蓁立刻就急了:“为什么?”

这些酒可是她辛苦所制,她这次可是准备卖个好价钱,之后好给父亲买头好牛,余下的银子可以再买一亩地。

这人...怎能这样呢?

“我对这些酒还算满意,就当做你今次的酬谢吧。”穆清风淡淡说道。

这话一出,叶蓁顿时就气虚了,她看了眼哥哥手里拎着的药包,她之前来癸水时,肚子那般疼痛。

郎中开的这药,花费的银子应该不少吧?

还有她这身衣裳,应该也值不少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