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再不女装大汉就要亡了! 大团团 > 第146章 番外1

第146章 番外1

小说:

再不女装大汉就要亡了!

作者:

大团团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5-26

对于天下人而言, 将整个天下一统,拯救万民于水火的魏王曹操是一道高山矗立于至高处,无人能撼动他的地位,也无人能从内部瓦解由曹操凝聚起来的曹营核心。

直到曹营的重臣接连老死,年轻人跨越上历史的舞台,而魏王曹操自己,那几十年如一日不变的英俊面容上也染上了风霜, 这时候人们才意识到, 原来纵使如曹操,都会有老的一天。

是啊,魏王是人,又不是神仙, 是人就会死亡, 人是没有永恒的。

魏王的身体出现变化, 精力不济,精神却广为流传,他扶持起来的人在朝堂之上绽放异彩, 他钦点的继承人曹宏优秀且正直。

终于到魏王故去的那一天,一切水到渠成, 应了魏王的遗言,禁止以隆重的丧失为他操办, 他要两袖清风, 不带累赘地走, 竖立起的魏王坟墓中只放他的衣冠冢, 不放他的尸身,而他的尸体要求火化,火化后撒入大海。

一切都按照曹操的意思来,知道这不是永别的曹操子嗣们假装悲伤,为他操办后事,打扮成小姑娘的曹冲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与兄长们一起操办灵堂,看各人前来祭奠魏王。

朝中重臣,天下名仕,甚至是曾经与曹操有过交集的人都纷纷前来,悲痛者潸然泪下,算计着心中窃喜,敬重者唱诉悼词,停灵几日,魏王府来来往往的人众多,就连汉帝刘协,都协同皇后前来悼念,送魏王最后一程。

帝王神色间的悲痛是真实的,曹□□了,带给他的不是如释负重,而是不知前路会如何的仿徨!

曹操能顾念着父皇而对他手下留情,将对先灵帝的思念与忠诚贯彻一生,刘协扪心自问,若无曹操,他早就**不知道多少次了,也是曹操教育他学习,不允许他放纵。

在刘协的私心里,抛开**立场不谈,摄政王曹操于他而言就像是一位长辈,为他遮风挡雨的那种。

刘协心中怅然,为曹操念完悼词,与自己那位“兄弟”目光视线相交。

曹宏……

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同样是先灵帝的儿子,却是魏王最爱的女人,与他最忠诚的君王所生的儿子,曹操将他养育教养大,为的就是让他继承他位置,甚至更进一步。

也就是他会威胁到刘协性命!

刘协心里清楚,曹宏对他可没有半点兄弟情义,他的那点兄弟情都给曹家那几个孩子了。

魏王一死,再无人能阻拦曹宏的通天手段,即使是辅国重臣荀彧都无法阻止他。

曹宏冰冷的视线目送走刘协,在他的眼中,仿佛帝王刘协已经是个**了。

已经成年,在逆境中学习到更多处事手段的刘协,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拿捏的小皇帝了,曹操派人用心教育他,脑海中学到的知识成了他可以安身立命的本钱,正是因为脑子没有空空如也,即使丢掉帝位,刘协仍能有许多选择来让自己活下去,并过得更好,只要他的这位兄弟不对他赶尽杀绝。

哎……曹宏的下一步,恐怕就是逼迫他退位了吧?

刘协走后,曹操灵堂前迎来了第一波高峰,最重视曹操,将他视作信仰的尚书荀彧来祭奠了,刚开始他尚且还能忍住悲痛为曹操念自己所作的悼词,说到后来,情绪就收不住了。

明公病逝,指引在前面的信仰就塌了,那是最重要的人,也是他心目中绝对不会倒下的顶梁柱,现在他**,却连一点念想都不给人留下,还要求儿子们将他给火化。

明公,好狠的心呐!

荀彧猛地吐出一口血来,他听见有人在叫他,然心中的悲痛掩盖了一切,心脏被捏紧的痛楚窒息到喉间,就连站都站不稳直接倒在了曹操的灵堂前。

曹操的儿子们将荀彧扶到后院,窃窃私语。

“我们是不是应该与荀尚书说呀?”

“荀彧对父亲而言,应该是能够倾诉秘密的信任之人吧?”

“可是父亲临死前没有提到这件事……”

这就是让人为难的地方了,曹操没告诉他们该不该告诉荀彧真相。

随着他复活越来越多的人来损耗自己的寿数,曹家的孩子从刚开始的十个,一下子飙到了几百,奴仆都请了不少,而这些多出来的孩子们,占领了大大小小的院子,能说话能走路后自成派系,名义上是曹家宗族的孩子,并不全部记录在曹操的名下。

曹操真正的子嗣只有五个,也是这五人,成了几百个孩子们的中心。

要管理这样的大家庭很困难,曹宏接手了政务上的,家里的事则都交给了曹昂,好在曹昂还有个媳妇,好在老太爷曹嵩已经清晰说话,用三岁半的身体来主持大局了。

谁都没有想到,曹家家主三岁半啊!

几个孩子犹豫不前,曹嵩气呼呼地骂道:“小彧跟了阿瞒东奔西跑了一辈子,从小就在背后支持他,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明明是阿瞒辜负了他,现在还要将孩子蒙在鼓里吗?”

就算是老太爷曹嵩都感觉过意不去,荀彧是好孩子啊!是他看着长大的乖孩子,那么优秀孝顺、聪慧懂事的孩子,怎么就栽在他们家臭石头一样的阿瞒手里呢?

“人若是悲痛过度,抑郁在心,是会得心病的,还有一种死法,叫做抑郁而死。这事儿我做主了,就将真相告诉他!以小彧的心性,必定会为我们保守好秘密,只是阿瞒到底对不住他,他要是知道他会怎么想,那太残忍了,阿瞒连貂蝉的事都不告诉他。”

曹嵩对荀彧评价甚高,让曹宏有些不高兴,他淡淡道:“要不还是让冲儿问一问阿瞒吧?”

曹嵩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一眼曹宏,不置可否。在被复活以后,他就知道了曹宏就是先灵帝的事,回忆起自己爱护孙儿的那些年,心里别扭极了。当年,他也是受先灵帝压迫的受苦臣子之一,而今,先灵帝成了他孙儿,还让他捧在手心呵护,这都是什么事儿?都是阿瞒的错!再看穿着小丫头衣裳的小孙子,曹嵩那叫一个生气啊!

曹冲左看右看,发现“爷爷”与二哥之间气氛古怪,怯怯问道:“我还要去问父亲吗?”

还是问吧,家里的事看似是爷爷在做主,实则权柄都捏在二哥手里呢!

从小就在曹宏严厉教育与关爱中长大的曹冲对他又敬又爱,比起爷爷,还是最听二哥的话了。

曹冲进入系统空间,前去询问曹操。

他那受世人景仰追悼的伟大父亲露出做错事的心虚表情,曹冲心头一颤,只觉得自己亲爹要搞大事了。

他听见曹操与系统交涉,说是要与荀彧面对面好好聊聊。

先生们嘲笑他异想天开:“都没有肉身了还怎么聊?”

曹操相信系统可以做到的,以系统的能耐,都能延长他五百年寿命,怎么就不能让他重回人间?

系统程序流动间,为曹操想到了一个主意,用上修仙宗门里常常提到的“傀儡人偶”。

【系统空间里的傀儡人偶存量不多,是冰心坊前辈们向练器宗高价购买的,玩家若是想要用它,需要付费。】

在系统空间里生活的冰心弟子,可以通过修炼还获得灵气,有了灵气就能的凝聚成灵石,用以付费购买系统的东西。

傀儡人偶能够行走到凡间的时间只有一天,却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华而不实,先生们都不爱用,而曹操想要用,却被那天价价格震住了。

最终,还是问活得最久的长琴师傅赊账,弄了个便宜的女体傀儡,这才让曹操有了再次回到人间的机会。

穿上人偶,那可就是正大光明的大姑娘了,因为曹操容貌的影响,完全还原出了“貂蝉”的容貌。

曹操穿上冰心坊的女修衣裳,感觉哪儿都别扭,他摸摸自己,感觉下面没有了,陷入迷茫而呆愣的状态。

“事不宜迟,人偶穿上后倒计时已经开始了,阿瞒还不快去见人?”

曹操回过神来,谢过了债主长琴先生,在曹冲惊呆下巴的目光中从系统空间了投放到了凡间。

人偶比正常人类少了几分人气,多了几分仙气儿,待曹操落下,静悄悄的环境中突然响起了整齐划一的吸气声。

他僵了僵,抬眼看去,只见自己的儿子们都在场,父亲曹嵩瞪大了眼睛,郭弈由戏康抱着发出了夸张的“哇哦!”感叹。

其余儿子们,从长子曹昂,到曹彰曹植也都在。

大家都看到他的样子了!

公开处刑在儿子们面前,饶是曹操脸皮再厚,也有点挂不住了。

曹宏笑容满面,隐藏在笑容下的怒意染上眼底,他沉声道:“原来阿瞒真的能回来?”既然有这能耐,怎么还与他说什么等他再百年后团聚!

曹操尴尬笑道:“是能回来,代价也不小,我现在是彻底负债累累了。”

他避开了曹宏迫人的目光,转移话题,提出要先去看看荀彧。

“您就这样去看荀尚书吗?”曹冲纠结道:“父亲不打算穿上男装?”

“我是貂蝉之事,也想趁此机会告诉文若,”曹操愧疚道:“听说文若因我之死而抑郁吐血,我才想起原来大家都知道了这些,唯独他还被蒙在鼓里。”

而荀彧,是他最信任,最重要的知己啊!

曹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想着至少要弥补一下,让荀彧能知道真相,也不知让一代名仕死于抑郁,文若那么好,曹操不希望他受到自己的影响陷入悲伤之中,以知己之心来祝福,希望他能够活到寿终正寝,度过安宁祥和的一生。

曹操告别了众人,找到荀彧昏睡的屋子进去了,儿子们伸长了脖子,对曹操与荀彧说了些什么好奇地不得了。

曹丕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大实话:“等荀尚书知道真相,真的不会一怒之下揍父亲两拳吗?”

性子纯善忠厚如曹昂,都觉得曹操做的太不地道了。嘴上说着是可以交托后背,保守秘密的知己,到头来**都不告诉人真相,等死后在那边想起来了,还诈尸跑回来吓人。

戏康颠了颠落到他手里的郭弈宝宝,温声笑道:“以文若的性子,应该是不会出手揍阿瞒的,他不会做这样失礼的事。”

郭弈咬着手指,含含糊糊地说道:“可文若一定会收拾主公,即使是脾气再温柔的人,给他那么折腾一下,恐怕也会恼怒在心吧?”

戏康低头看他,嘴角抽了抽:“奉孝能别再啃手了吗?你也不嫌丢人?”

郭弈才不管什么丢人不丢人,他现在长牙呢!牙齿痒的很,受不了了,一刻不肯就痒得难受。

另一边,来到荀彧床边的曹操看见昏暗的帘下沉睡的文人,低声叫了他一句“文若”。

荀彧睁开眼,坐起身来,乌黑的发丝自肩头散落,他明显消瘦了虚多,原先还温润如雅的君子,如今却有了暮色尘埃之气,就像是凋零的花一样,令人痛惜。

荀彧望向了曹操,眸中诧异:“貂蝉夫人怎会来此?”

貂蝉夫人是主公正妻,主公病逝不见她出现,主公灵堂前不见她来祭奠,就连葬礼都是主公的儿子们办的,现在她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荀彧不想迁怒他人,可一想到主公对这女子求而不得一生,到临死都没见着她,心里就为主公觉得不值当。

“您是主公的妻子,此时应当在主公灵前为主公祭奠,而非到我这里。”

荀彧紧绷着脸的时候,还真有几分唬人,曹操却没给他吓着,他坦然笑着说道:“文若,是我啊!”

你谁?

“曹孟德,”曹操笑了起来,胸膛起伏,素手纤纤叉腰。

他相信,以文若对他的了解,一定能通过“心灵感应”,玄之又玄的“感觉”来认出他来的。

文若那么重视他,对他的小动作了如指掌,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就是他的主公呢?

面前的女子笑容真挚,穿着有些伤风败俗的衣裳,丰满贴近荀彧,迎面而来的是独属于女子的沁人幽香,她眼眸温柔如水的注视着荀彧,多情的双眸灼灼生辉与荀彧对视。

她还想继续接近荀彧,向着他伸出了一只手,似乎是想要拉他起来。

冥冥中,似乎有主公的影子在女子的身后浮现,荀彧逆着光恍惚间看到了主公在貂蝉身后向他微笑,还有他头顶那一定绿帽,荧光闪烁,耀眼夺目。

荀彧面无表情地挥开了貂蝉的手,侧身抽出斜放在床榻侧的剑,抽剑而出,直刺貂蝉咽喉,将其逼退数步。

要不是曹操反应快,还真得被他刺到不可,也亏得曹操反应快,向后一跃而出,长剑划开衣襟,只露出人偶娇美的皮肤,曹操大惊失色,低头看看自己胸,还好皮肤没有刺破,这才松了口气。

“文若,你这是在做什么?我是曹操曹孟德啊!你认不出我了吗?”曹操指责荀彧,义正言辞道:“还好你没划伤我的皮肤,不然我这充气的人偶会漏气的!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来找你说明真相,其实……”

“妖妇猖狂!”荀彧厉声喝道:“事到如今你还在妖言惑众,主公尸骨未寒,你竟敢来此假装主公戏弄我!”

不仅是戏弄,还衣衫不整,眼神含情,眉梢带魅来勾引他,主公才刚死,貂蝉竟已迫不及待要出轨,荀彧气得胸口发闷,刚吐过血正身体虚弱,被这一遭刺激着,又是一阵胸闷气短,嘴角泛起殷红,又吐出一口血来。

“文若,文若你没事吧?这是大病之兆啊!”曹操焦急万分,稍一靠近,荀彧即将那剑往他这儿一横。

“谁允许你叫吾之字,离远点!”荀彧横眉怒视,剑尖直接刺破了曹操的皮肤,傀儡人偶的橡胶表皮突然之间就漏了气。

从剑伤口的地方开始,不断地有气吹出来,而曹操的人偶模型一下子就瘪下去了。

曹操惊呼道:“文若竟真看不出我是谁?完了,孤的充气人偶漏气了!”

还在找"再不女装大汉就要亡了!"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ww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