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君食肆 SISIMO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小说:

魔君食肆

作者:

SISIMO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5-17

“大、大哥……”两人中较年轻的那一位牙齿已经开始打架,他虽然较为年轻,实则行走江湖也已经十数年了,还从未遇见过这般诡异的事。

“这一定是障眼法!”年长那位咬着牙说,然后将手摸向原本窗户在的位置,那被腐坏的窗户很大,非常容易判断它的位置,容易到绝对不会出错的地步。

然而,他只摸到了冰冷的墙壁。

这不是障眼法!墙壁是真的!他简直要疯了!

这不可能,这不符常理!

需知这两人江湖人称“天邪地恶”,看名称就知道是邪道人士,尽管两人的行事作风并没有外号这般邪恶,但作为邪道人士,他们大多时候行事确实是邪道做派,较为偏激不说,恶事做得并不算少。

且比起其他邪道人士,这两人堪称神秘,真正见过他们的人很少,知道他们身份的人更少。

这对结拜兄弟自十余年前开始混迹江湖时就始终形影不离,又不爱与其他人结交,偏他们武功高轻功更是堪称一绝,在江湖上屡屡留下事迹,却滑溜得很从未被抓住过。

因此,绝大部分江湖人连他们到底叫什么都不知道。

事实上这两位是江湖底层出身,原是街头两个小乞丐,连名字都没有的那种,后得了机遇练得武功,发迹后给自己取了名儿,一个叫张富贵,一个叫张荣华,还是特地找人取的。

兄弟俩一生别无所求,只求一个富贵荣华享用不尽。

他们始终保留了幼时养成的不信任他人的心理,兄弟俩相互扶持相依为命,因为练武刻苦努力,又素来小心为上,多年来从未翻过车。

“别摸了,墙就是墙,它变不回窗户的。”睚斐笑盈盈道。

张荣华一张脸煞白煞白的,低声道:“哥,咱不会是撞鬼了吧。”说句实话,那公子哥儿,长得有点像说书先生故事里的那种艳鬼。

睚斐有点不高兴了,谁是鬼,你才是鬼呢!

“喂,当着我的面说我是鬼可不太好吧。”

张富贵深深吸了口气,转头朝着睚斐就是一个躬身,“抱歉了李公子,我兄弟二人今晚实在不该冒昧打扰,还请公子给个机会活命,不管要我们做什么,我兄弟二人绝无二话。”

说完他“噗通”一声,直挺挺地跪在了冰冷坚硬的青石地板上。

张荣华虽牙齿还在打架,但张富贵跪了,他反射性地立刻也跟着跪了下去。

这对兄弟跪得相当干脆、实在、迅速,半点不掺假,那声音听得睚斐都觉得膝盖疼。

睚斐有点遗憾地看着他们,其实他还是挺有兴趣知道这个世界的武林人士武功到底是什么水平的,他知道李清远搜集过武功秘籍之类的东西,但从他最终失望不了了之来看,恐怕那些“秘籍”的水平肯定没让他满意。

但京城是武林人士敬而远之的地方,李清远即便是派人去搜集,以这个年代江湖人有点儿绝学都恨不得带到棺材里去的脾性,他能搜集得到什么好东西?但凡上点档次的武功,那肯定是人家的“不传之秘”,怎么可能能让他得手。

能搜集到的,必然都是大路货色,品质自然高不到哪里去。

谁知道,这两位怂得这般快,连手都没动,就跪了。

“玩够了吗?”苍渊在一旁问。

他是看不出来戏弄两个凡人到底有什么趣味可言。

睚斐瞥了他一眼,“你真无趣。”

他客观地给了苍渊评价,这家伙的皮相气质都称得上完美,但是性格真的好没意思,幸亏自己没和他在一起,不然早晚有一天被闷死。

苍渊:“……”

张富贵和张荣华连头都不敢抬,他们看得清清楚楚,整个房间内只有这位李公子一个人,那他是在和谁说话?

这大半夜的一个人对着没人的地方说话,让他们怕得几乎要瑟瑟发抖起来。

而且这整个房间静得有点儿过头,既听不到外面护卫的动静,也听不到院子里的水声风声树声……

“还请公子饶命!”两人迅速抛弃最后一点自尊,飞快地磕起头来。

睚斐满脸怅然,现在他也必须要承认,这发展很没意思,早知道就不让苍渊把窗户搞没了,这一下子吓坏他们了,好像太过头了。

“你们来我这里是想做什么,抓我还是杀我?”

张富贵赶紧道,“不敢瞒公子,我们兄弟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伤害公子,毕竟您是官府的人,我们一般来说从不伤官面儿上的人,免得招惹麻烦。”

“对对对,我和大哥只是想来问问公子……您手里是不是有‘钥匙’。”

“钥匙?”

说句实话,睚斐连他们口中的剑魔秘宝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更别提钥匙了,“是什么让你们觉得钥匙在我手里的,还有,剑魔秘宝到底在什么地方?”

张富贵老老实实说,“剑魔秘宝就在洛城外十三里的马剑山上,马剑山东侧有一面峭壁,在那峭壁半山腰插着一把剑,传闻那里便是秘宝所在的入口,但没有‘钥匙’,任谁都拔不出那把剑,开启不了那位于峭壁中央的山洞。”

睚斐:“……”

这地点位置,都够戏剧性的,半山腰?峭壁?剑?

“至于您手上有‘钥匙’之事,最初也是汪家透出来的。不过百通阁给出的消息是‘钥匙在高家老宅’,如今您是高家老宅的主人,我们自然觉得钥匙在您的手上。”

睚斐无语,这汪士奇到底透露了多少消息出去?

不过从他自己没去寻宝来看,很可能汪士奇也不太清楚剑魔秘宝到底要怎么取,直到现在,他放出去的都是一些模糊的消息,包括剑魔秘宝里有什么,剑魔秘宝的开启需要“钥匙”。

他知道地点,也知道内容,却不知道具体怎么进去。

这清楚地说明了一件事,这位重生者在原本的时间线上,绝对没有得到剑魔秘宝,他所知道的全都是在剑魔秘宝问世之后,众人皆知的那些消息。

张荣华小心翼翼道:“不知公子还想知道什么?”

睚斐歪着头,心想要不要问几个江湖故事来听听,毕竟长夜漫漫,距离天亮还早得很。

自从阳春面馆开起来之后,靠着万宝食肆吸收的魔气始终在滋养着睚斐的身体,使得他现在精神十分健旺,已经不再像凡人那样需要许多睡眠。

这时候,张富贵知机道:“公子,汪老爷子是谢万踪杀的!”

睚斐:“……………………”

他生平,最厌恶人剧透。

苍渊默默看了那想要活命的凡人一眼,又看向睚斐。

“真的,我兄弟亲眼见到的。”张荣华惟恐睚斐不信,帮忙道,“那谢万踪在江湖上好正义的名声,实则最为心狠手辣!汪老爷子对他有大恩,他倒也下得去手。”

睚斐无力道:“你二人在哪里看到的?”

“他动手的时候,我兄弟二人正趴在松鹤堂的侧窗处,亲眼所见他严刑逼供汪老爷子,但汪老爷子直到最后也坚称不知剑魔秘宝之事。”

睚斐心说,因为他真的不知道。

“你们偷看居然没被谢万踪发现?他可是出了名的谨慎敏锐、心思细腻。”

“我兄弟二人岂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张荣华刚得意洋洋道,就发现这时候不太适合自吹自擂,立刻又沉下声音来,“他应当是不曾发现我们,事后还假惺惺地要为汪老爷子追查凶手呢。”

睚斐皱眉,“他倒是昨日里就住在庄园了,也有机会对汪崇仁下手。”

谁知张富贵却道:“汪老爷子是谢万踪杀的,汪崇仁却肯定不是他。”

“为何?”

“因为他是在松鹤堂听到汪崇仁的死讯的,我兄弟二人一直盯着他呢,他当时十分惊愕,随即冷笑,‘这不知是谁,动手竟比我还快’。”

确实,汪崇仁死的时候,谢万踪不在,他比众人都要晚一些才到了现场。

谢万踪是今日杀的汪老爷子,但给汪崇仁下蛊之人是昨天就动了手,确实比他还快。

“真想不到,这凶手不止一人。”睚斐正在感慨。

张富贵却道:“恐怕今晚,冲着汪家去的不会只有这两人。”

庄园里那么多的江湖人,其中有一部分即便没有这场封山的大雪,他们恐怕也会找理由留下来。

他们是冲着剑魔秘宝来的,是冲着汪家来的,自然不会舍得轻易离开。

“那么,杀死汪崇仁的,到底是谁呢?”睚斐心想,“不管是谁,他没有从汪崇仁的口中得到想要的东西,必然还会继续下手。”

这一次,这个人会选择谁?

而其他藏在黑暗中穷凶极恶的贪婪者们,又会毫不犹豫地将屠刀对向谁?

看向规规矩矩老老实实跪着的两人,睚斐微笑,“你们俩运气真好,碰上了我。”

张富贵:“……”

张荣华:“……”

“我这人一想心善好脾气,你看,你们俩这么乖巧,我也不好意思要你们的命。”

他一贯是个好魔,既不吃人,也不爱吃那些乱七八糟的欲望。

即便这两位也是因为贪欲跑来的。

如若睚斐是梦海平那样没有根底的菜鸡,这两位自然也能用得出毒辣阴狠的手段逼人就范。

睚斐并没有被兄弟二人此时的老实模样迷惑,他知道他们俩是什么样的人,打开魔瞳可以看到他们身上交缠的黑色烟气,即便没有魔引诱他们沉沦,这对兄弟也称得上“魔气缠身”了,杀欲和贪欲如此重的人,自然不可能是好人。

“不过,我有个手下,很喜欢把凡人当小点心。”

这两人身上的杀欲和贪欲睚斐不吃,三乌肯定很爱。

至于被魔吞了欲望之后会如何……睚斐目光寒凉地看着两人,反正,他们大约也没关心过被他们害死的人是否冤枉。

挺好的,物尽其用,他对待手下一向很好。

听到“小点心”三个字,张富贵和张荣华两颗小心脏都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又听那公子用优雅低沉的嗓音说,“明日开始,你们便去阳春面馆报道吧。”

阳春面馆越来越忙之后,确实缺两个伙计。

三乌的福利,即将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