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我成了龙妈 辣酱热干面 > 第465章 丹妮的机缘

第465章 丹妮的机缘

小说:

我成了龙妈

作者:

辣酱热干面

分类:

综合其他

更新时间:

2020-05-25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我成了龙妈最新章节!

“呼呼——”

光明大护法下方摆着的数十支蜡烛火光摇曳。

起风了。

大厅内,七神雕像下上千支密集如星辰的烛光一齐摇摆。

七神信仰之力+风之歌=丹妮伪装的真神降临

麻雀眉头一皱,环顾窗口与大门,没有明显的呼啸狂风啊?

“大

麻雀,大

麻雀......”隐约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

“谁?”大

麻雀惊疑左看右看,可距离他最近的修士也在两米开外。

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圣堂内挤满了人,但没有一丝杂音,连呼吸声都极其轻微。

麻雀汗如浆出。

见异鬼了?

呃,他没想到是“七神”在呼唤自己。

并非大

麻雀叶公好龙。

在无数次的绝食祈祷中,饿得头脑发昏,累得神困心疲,整个人的意识都恍惚了。

然后,在晕晕乎乎间,他见到了七神。

也就是说,无数次绝食祈祷,他见过无数次七神——这么虔诚,活该人家当总主教。

但每一次,七神都叫他“亲爱的孩子”。

就像他幻想中,圣母慈爱地呼唤他一样。

可“大

麻雀”就不同了。

严格意义上讲,大

麻雀是一种蔑称。

维斯特洛的普通老百姓低贱如麻雀,弱小如麻雀,被贵族当麻雀般无视、蔑视。

而“大

麻雀”就是将一众小麻雀团结起来的领袖。

所以,如果真有七神降临,不会叫他“大

麻雀”。

“太累了,我出现幻觉?”大

麻雀皱眉想到。

这个念头刚一升起,竟立即被丹妮捕捉。

信仰之力如一根视线,从大

麻雀身上伸出,生长,延伸到七神雕像,又从七神雕像连接到黑龙雕像,再从黑龙雕像连接到黑龙意识海。

丹妮的灵魂与黑龙合二为一。

丹妮与大

麻雀通过一条信仰之线连接在一起。

她刚想现学现卖,喊他“亲爱的孩子”,另一个声音打断她的动作。

实验室内,卜天老头古怪看着发呆的龙女王,迟疑问道:“女王陛下,您想起什么了吗?”

其实,丹妮体内还有另一个环带第二魂,可以在龙灵时,能维持身体的正常活动。

但大黑神化的过程太奇特,她不自觉就被吸引走全部注意力。

发现信仰通道稳固连接大黑与大黑雕像,丹妮结束这次“真神降临”之旅,回归现实,笑着摇头道:

“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龙血有利于病毒生长,龙粪却能抑制灰鳞病。”

“这不奇怪,”卜天似乎对这个问题早有答案,毫不迟疑地说:“陛下,您了解死灵法术吗?

一位意志坚定的强大战士,连最威严的国王也不能使他屈服。

可一旦战士死去,最孱弱的一个死灵法师,也能随意驱使由战士尸体改造的尸魔。”

卜天的理论太过新奇,丹妮渐渐被吸引了注意力,连立即回寝宫验证“真神降临”的计划都暂时抛在一边。

她思索着说:“卜天老先生,你是说,龙血离开巨龙身体后,失去‘巨龙意志’。病毒能像法师驱使尸魔那样利用龙血,汲取龙血中的魔力,繁衍自身?”

“差不多这个意思。”

卜天叹息一声,道:“听说长城外出现异鬼?异鬼能轻易控制尸体,哪怕是巨龙尸体。

可异鬼不能控制街边一位濒死的老乞丐。个人的精神意志,远超任何控制性魔法。”

“为什么呢?”丹妮不解道。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区区一只异鬼王,就能带来长夜;为何一只普通异鬼能操控几百、几千,甚至几万,几十万的尸鬼?

我更想知道,最强大的魔法师,也难以扭曲一个活人的意志。偏偏对死人,几乎能无限制地操控?”

卜天一甩衣袖,背负双手踱步到窗边,看着冉冉升起的朝阳,语气复杂道:

“没有为什么,这是世界的规则。就像这轮红日,朝升暮落,轮转不休。

我们生存在这个世界,就得遵守规则。而我等法师需更进一步,研究规则,然后利用规则!”

“那大师可研究出什么规则?”

丹妮对对方的称呼变了,“老先生”变成“大师”;丹妮的语气变了,略微的居高临下变成虚心请教;丹妮的心态变了,从“魁晰带来个拖油瓶”变成“业界顶级专家莅临奴隶湾”。

卜天注意到龙女王的改变,回头古怪看了她一眼,问道:“听魁晰说,陛下最近在研究死灵术法?”

“嗯,略有所得,但也遇到很多难题,正想向卜大师请教。”丹妮实话实说道。

“陛下已经有至高无上的大巫师传承,为何还对死灵术法感兴趣?”

“长夜将至,我希望研究异鬼的弱点。”

丹妮依旧是那副真诚老实的面孔,嘴里却开始跑火车。

卜天点点头,信了。

“死灵术法的问题可以今后再谈。”

卜天走到巫透镜边上,换掉龙粪载玻片,将自己的右手食指固定在目镜下,并把镜头调转到灵质透镜。

“陛下,请看,我用死灵术法将手指慢慢死尸化......”

现实中,卜天食指从有光泽的黄色,慢慢褪色,在一刻钟内变得惨白僵硬。

没有一丝活气,就像从菜市场买来的鸡爪,用水泡了一个上午。

一直通过巫透镜,用精神力“观看”手指灵质变化的丹妮有些不知所措。

“大师,你竟然能把阳性灵质转变成阴性?太匪夷所思了。”

卜天没有露出得意之色,摇头道:“陛下,您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我是死灵法师,不能让阳灵转变为阴性,还算什么死灵协会会长?”

丹妮不明所以,道:“我记得卜成说过,死灵法师只是抽离阳灵,并非将阳灵变成阴灵。”

“哪个卜成?”

“就是你们卜家的亲王,去瓦兰提斯孵龙的卜成。”

卜天古怪道:“没想到您竟然见过那小子,不过他算不上亲王。按照维斯特洛的爵位等级,卜成最多是有产爵士。”

接着,他又解释道:“人死后,尸体中的阳灵会自动变成阴灵,这是自然法则。如果我让手指在生理上死亡,阳灵不就能变成阴灵了?”

“原来如此,”丹妮恍然,“这就是利用规则!”

“对,”卜天点点头,皱眉继续道,“不过,我让您看的不是阳灵转变阴灵,而是人阳灵转变成天阳灵。”

“怎么...阳灵还分‘人’和‘天’?”丹妮怀疑道。

“这是一种人为的划分,我们死灵协会研究阴灵几千年,弄出个死灵法术体系,甚至上一次长夜......”

说到这,卜天语气变得有些不确定。

“最近没出现过血石皇级别的死灵法师,为何长夜又来了?

难道血石皇引发长夜的传说是假的?

没道理呀,史书上明明记载得很清楚。”

“咳咳,咱们正在讨论人阳灵和天阳灵呢!”丹妮提醒道。

“好吧,”卜天叹口气,道,“我们夷地人研究灵质,主要为了长寿。阴灵那条路走不通,我们便开始关注阳灵。”

“这个我听卜成说过。”丹妮道。

补天诧异了一瞬,点头道:“人死之后,一部分阳灵也开始变化——将其命名为甲型,有两种变化。

第一,阳灵变阴灵,甲型阳灵变成甲型阴灵。

第二,它们还是阳灵,但性质出现变化。阳灵从甲A型转变成甲B型。

然后,用死灵术法将尸体转变成尸傀,尸体的甲B型阳灵又转变成甲C阴灵。”

丹妮听得迷迷糊糊,几乎被绕晕了。

一直沉稳淡然的补天却突然变得极为狂热,就像脑残粉等了几小时,终于见到自己爱豆从机场走出来一般。

“陛下,您知道吗?尸傀的甲C型阴灵,与死灵法师的甲型阳灵性质相似。可以说,除了阴阳性不同,它们几乎是一种灵质。

就好似,死灵法师的甲型阳灵,变成了尸傀的甲型阴灵。”

丹妮突然一惊,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

“难道,甲型灵质与意志操控有关?”

“啪!“卜天猛一拍巴掌,指着女王的脸,夸赞道:“陛下,您真聪明,一语中的。

人阳灵即是活人的甲型阳灵,天阳灵是人死后的甲型阳灵。

前者有个人意志,后者不含有意志。两种称呼属于死灵法师的专业术语。”

“什么甲型A型天人阳灵,弄这么复杂,有什么意义?”

老伊蒙也在边上听了半响,始终懵逼状态,这会儿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丹妮道:“意义重大啊!这解释了龙血为何会被病毒利用,也解释了为何干掉异鬼,它控制下的尸鬼都重新变成死尸。

如果某一天能研究通过灵质寻人的魔法,只要随便找的一个尸鬼,就能通过甲型灵质找的控制它的异鬼。

再通过尸鬼的甲型灵质,可以找的控制异鬼的夜王。

夜王控制异鬼,异鬼控制尸鬼,它们三者间有同一种波动的甲型阴灵。”

甚至,能通过甲型灵质扭曲活人意志。

卜天摇头道:“这不可能。即便在巫透镜下,也得仔细观察才能发现灵质变化。隔着几十里,几百里,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同样的灵质。”

对你们来说万万不可能,对我却不一样了。

看来这位精通灵质理论的死灵术士是自己的大机缘。

丹妮笑得有些开心,有些得意,“事在人为嘛!”

老伊蒙撇撇嘴,没好气地说:“何必这么复杂?三眼乌鸦知道维斯特洛一切隐秘,有他在,夜王哪能隐藏得了?”

“呃......”

丹妮心中的得意立即冻结成冰,又碎裂成粉末,随风而逝。

随后,她决定不理睬麻瓜伊蒙,转而看向卜天大宗师,期待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