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君食肆 SISIMO > 5. 第五章

5. 第五章

小说:

魔君食肆

作者:

SISIMO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5-17

三乌虽然是睚斐的手下中最弱的,但那要看和谁比。

能混到一位魔君跟前当手下的魔,那能是普通的魔吗?哪怕三乌只是个“低级厨子”,可要换到寻常魔界大佬们手下,三乌这样的,已经能当一员魔将。

睚斐不用再关心后续了,别说只是大乾武人水平的刺客,就是来几个仙兵,三乌也能轻易料理了。

“唉,现在比起来,反而是我自己最弱?”睚斐忧伤地想着。

不过他的这些手下早就有了万宝食肆的烙印,生杀大权都掌握在他的手中,而且魔虽然心思诡谲之辈不少,但睚斐收的这些手下,大多对他极其忠心。

再说了,他好歹是魔帝第七子,魔帝还在呢,即便是魔帝不在了,因为睚斐以前就是个好魔,又对魔帝之位真没任何心思,在那些兄弟姐妹里,睚斐的人缘是最好的,这些魔压根儿不敢翻了天去。

“这残破的魔躯什么时候才能修复好啊。”睚斐一边撇嘴一边往回走,“饿了,让宝玲再去搞点斋菜来吃好了。”

像仙魔这种天生具有仙魔之体的种族,一旦投入轮回,多轮回一次便会对他们的仙躯魔体多造成一次损伤。

反正睚斐穿越的这个仙界魔界是这样设定的,即便动不动喜欢下界历劫的仙人们,也没哪个真的带着自己仙躯入轮回的,大多只是屏蔽仙机以仙魂入轮回,轮回个千八百次都没事儿,回头再往仙躯里一钻,就仍然是那个道貌岸然的仙人。

睚斐当初是被罚,所以是魔躯被扔下界,定好三次轮回,就是算准了三次轮回下来他魔躯虽然有损,却不至于真的令他有陨灭之危。

……好歹他也是有背景的魔,惩罚是一回事,死是绝对不能死的。

他没把那些刺客当回事,可李清远派出去的刺客全没了消息,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妙。

“难道皇后娘娘还在派人保护那个废物?”李清远思索着,“倒也有这种可能。”他最近事情太多,只能暂时先放下睚斐那边,继续筹谋其他事。

于是,接连几天,李清远都早出晚归,李贤岳数日都歇在书房,并没有去于氏院里,显然那天睚斐说的话,对他还是有些影响的。

因不知道李清远到底在忙什么,李贤岳也没有找到机会与这个一向宠爱的儿子聊一下,以往他是不大管李清远的事的,毕竟这个次子一向稳重懂事谨慎知礼,实在不是个需要长辈操心的好孩子。

可这几日,睚斐最后那句话经常在他的心中徘徊。

“好好查一查远儿……为什么要这么说?”即便觉得自己的长子不中用,但李贤岳觉得这话应该不会毫无缘由。

“来人。”

“主上。”

“替我去查一查,远儿最近在做什么。”

“是。”

李贤岳叹气,不是他不信任自己的儿子,而是每每想起那天睚斐诡异的笑,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要出大事。

提前查一查,也是为了清远好,免得他年轻不懂事,犯下什么不该犯的错误来。

比起郡王府的暗潮涌动,睚斐那边就相当舒服了,护国寺的斋菜十分好吃,实在想开荤了,让宝玲去不远处的集市上买来就是了。

他的种族是魔,魔族其实也吃正常的食物,吸食万欲不过是为了增强他们的本源和力量而已,认真划分的话,吸食万欲更像是魔的修炼,万欲不能说是魔赖以为生的东西,但一些低级魔物若是不吃万欲增长魔气的话,很可能会消散于天地之间。

这对于高级魔或者生来就是魔族的魔界中人来说大多不是困扰,事实上魔界多的是魔不知道多少年都没出去“吃东西”了,仙和魔都寿命悠长,“饿死”这种事于他们而言是几乎不存在的。

“少爷,那人到底是谁啊?”

“哦,你们别管,只需知道他是自己人就够了。”

“噢。”宝玲不再问了,只是不知道为何,那少年模样的家伙明明瞧着清秀瘦弱,偏偏偶尔给她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让宝玲出去之后,睚斐的指间缭绕一股黑气,渐渐凝聚成一副画面。

“啧,这清晰真的不行,顶多只能算480P的标清,也太模糊了。”睚斐不满意地嘀咕。

不过,即便是标清画面,也足够看明白我们的“男主角”李清远在做什么了。

李清远的身上沾染了睚斐的魔气,自然就脱离不了睚斐的掌控,只要他想知道,可以全天候监视李清远的行踪。

只是睚斐没那么多闲工夫一直盯着他而已。

“这家伙真当自己是‘男主角’啊,胆子大得不行!”眼见着画面渐渐朝着18X的方向转变,睚斐嫌弃辣眼睛,赶紧关掉了。

明明已经有了对他一往情深的贞阳公主,眼下李清远又忙着勾引禁卫统领金大人的女儿,当真厉害!

“不过,禁卫统领,总觉得他是另有所图。”

之前已经看过他是怎么偷走了他外公兵部尚书的手令,想办法和一路叛军勾搭上了,给人家叛军送兵甲□□粮草,这些东西可都是大乾正统官制的。

再说现在天下虽乱局将起有些不稳,但目前这几伙叛军是真的完全不成气候,大乾至少还有数年甚至十数年国运的,只能说李清远真的疯了,脑子已经不清醒。

“魔气‘毒性’真的大。”虽然自己是个魔,李清远还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样的,却一点都不妨碍睚斐自我吐槽。

本来嘛,你也是穿越的我也是穿越的,大家相安无事不是很好吗?你做个努力勤奋型的穿越者还是很好的,之前睚斐是真挺欣赏李清远,十年如一日那样努力,真的是很少见的。

即便是在穿越者的小说里,也多的是靠金手指和主角光环一路高歌猛进顺风顺水的,李清远这种勤奋型的,真的很值得夸奖了。

就是这所谓“杀伐果决”,实则冷血凉薄的性格,不太好。

李清远偷兵部尚书于大人的手令不会想这会给他的外公和母亲带来多大的麻烦,他也从没有真的把李贤岳当成父亲。

噢对了,他毕竟是个穿越者,这些古人亲戚,他大约是没有放在眼中的。

或者可以称赞一下李清远确实不双标,对自己狠对别人也狠,非常符合人设。

睚斐预计顶多两个月,李清远就会疯得彻底失去理智了,做出来的疯狂事情很大概率会牵连整个郡王府,他在犹豫要不要先给皇后姨母提个醒,万一牵连到他身上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比如这疯子不管不顾直接**,得亏得大乾没有株连九族这种罪。

当然了,这大乾的皇帝真要诛南平郡王府九族的话,估计得把自己也算进去。

“算了,过两天进一次宫吧。”他懒洋洋地想着。

转头就看到半开的窗边飞进来几片无暇的雪色,睚斐有些诧异,“下雪了?”

此时正是隆冬季节,要说下雪也正常,但近日里京城却丝毫没有要下雪的征兆啊。

睚斐走到窗边,一下子推开了窗户。

他住在护国寺的客院,即便是有自己的小院子,这院子也并不大,只院子进来有一棵树龄已有上百年的梨树,不过此时乃是冬季,这树自然也没什么好看,正常要等到初春时节,方才复苏过来。

偏在此刻,这梨树竟是反常地开花了,纷纷扬扬的花瓣飘落如雨,恰往他这边落来,伴随着淡淡的清雅香气,此情此景简直美得如梦似幻。

“少爷、少爷!”院中的宝玲宝珠欢快地说,“不知怎的,少爷在这儿只住了几日,这梨树竟是开了花呢!”

“真好看,感觉这花开得比往年更加繁茂漂亮一些啊。”

“不过好奇怪,现在天气还冷着呢,这树怎会开花?”

“不仅开了花,还有种很好闻的香气呢!”

睚斐眯了眯眼睛,看向院中那反常的梨树,哼了一声“啪”地关上了窗户。

两个婢女的笑声立刻停住了,宝珠悄悄问宝玲,“少爷为何不高兴?”

“不知道啊,也许梨树此时开花不是什么好兆头?”

“也许吧,但这花开得和雪似的,明明极为好看……”

他们十分不解,三乌走到附近,鼻子嗅了嗅,狠狠打了个大喷嚏,嘀咕说,“这味儿怎么有点熟。”

他揉揉鼻子,看了一眼睚斐的院子,又乖乖到院外守着去了。

熟?当然熟了,苍渊住在仙界龙辰山,这山上就有一片极大的仙树林。

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将院中的寻常梨树换成了仙树林的梨树,那些仙株十年才结一次果,除了结果的那一个月之外,本是花开不败的一种仙植,常年雪色花瓣翩飞如雨,算是龙辰山一景。

以前的时候,睚斐还挺喜欢的,好看的东西谁不喜欢啊。

在很早以前睚斐偶尔偷偷溜去找苍渊的时候,会打开万宝食肆,请苍渊吃东西,三乌确实也见过那仙树林。

但现在,他觉得也没啥好看的,不就一棵破梨树么!

“人躲着看不见,小手段倒用起来了,这可不像你。”睚斐心想,“以前那个苍渊多高傲啊,只有我讨你欢心的份儿,现在这算什么,道歉?也太轻飘飘了吧。”

往床上一躺,睚斐闭了闭眼睛。

“别别扭扭的,真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