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我在仙门当偶像 盛夏风动 > 第二一五章 重见天日

第二一五章 重见天日

小说:

我在仙门当偶像

作者:

盛夏风动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5-27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我在仙门当偶像最新章节!

东岚海上,波涛翻涌,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之间风起云涌,蓝色的海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暗了下去,平日里乖巧听话的海生生物像是受了惊吓,在水中四处逃窜。

水烟岚看着一群小水母不知道怎么直往船上没头没脑地撞过来,赶紧施展水灵将它们送往海水深处。

“哥哥,这究竟是怎么了?”

魁梧的男人原本坐在船舱里处理事务,见了外头这情景,也放下手里的账本看了过去。

水家世代居于海上,东岚海就像是他们的家,每一处海域有什么动物出什么海产,甚至几片礁石几个海漩,水行舟心里一清二楚。

可是今天这个,他真的看不懂。要说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爹娘曾经提过的灵族旧都,婆娑城。

可那城被禁锢于海底秘境多年,当年三宗四家合皇族之力,折损不少也只是探听出少许蛛丝马迹,如今这模样却是有几分出世之兆。

正想着他派出去寻人的鲨群传来了信息,他的眼睛瞬间化为灰白色,与鲨王共视水下,搜寻了快一天,终于找到了半路不见的客人。

“水伯,准备房间和沐浴用品,客人要回来了。”

水烟岚一听惊喜地跳起来抱住他的手臂,“哥哥,有南姐姐的消息了吗?”

水行舟揉揉她的头发,溺爱地点头,“铁血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早说了叫你别担心。”

水烟岚撅着小嘴,很是不满:“哪里厉害了,都找了快一天才把人找到,要真是它家最多一柱香就得把人救出来。”

水行舟无奈地摇头,这世上也就这个妹妹敢跟他这般顶撞。他体魄与常人不同,光是站在那便跟一座小山似的,压迫感十足。又因为他常年在海上生活,肤色古铜,一双家族继承下来的异色双瞳,便是扫一眼,就要吓破一群人的胆。

“人找到便是,你不要去欺负它。”

“哼。”水烟岚知道自家哥哥心疼那头鲨,也就嘴巴上图个痛快,“它笨死了,再不给它买零嘴吃了。”

话音未落,船身一阵剧烈的摇晃,不远处黑云聚集如龙卷,张牙舞爪,只听一声巨响天与水连成了一道黑瀑,水龙与风龙冲天而起,竟连水家最引以为傲的定风号,都开始有些失控。

水行舟不慌不忙走到船首,大手往海中不过隔空做了个拍的手势,船所在的海域便立刻平静了下来。

船上的护卫们自始自终目视前方,没有任何人露出惊慌的表情,水行舟稳住船身,便双手抱臂站在船首,远处的异像之下,几条鱼尾在海涛中起伏,无数道绿色的光芒在黑暗的空中不断交错,似乎与水面下的什么东西在交手。

“是南姐姐!”

水行舟灵气大起,手中凭空出现一勾粗铁锁链,另外一端似乎一直连到海中看不清楚是什么模样。

南果稳住身体,伸手抹了一把脸。这石精树好生惊人,将海底的生物几乎吸的一干二净,拖着整座废城一路追击,要不是这几条鲨鱼,他们恐怕早就成了树下亡魂。

小五戳断又一截树枝,实在累的不行,落在鱼背上嗷嗷大喊:“还有完没完了,这个城是要飞上天吗?”

她刚说完,一路追击的石精树终于露出了海面,似乎是没有了活物可以吸食,原本舞动不断的枝桠终于安静下来,这座废弃了万年的旧城就这样在意外中重现天日。

水行舟右手轻抬,一道蓝色灵光重重打在了鲨鱼群的身后,南果惊声看去,原来是水面之下还有一截石精树,只不过被一个巨大的锚砸了下来,立刻粉身碎骨了。

“六殿下,臣救驾来迟,还望海涵。”

盛元钰站起身,一身清爽,与其他人的狼狈有着明显的对比。

“水少主客气,若非您的鲨鱼,我们恐怕已葬身海底,这份人情本王记下了。”

水行舟起手,蓝色的锚像是有莫名的吸引力一般将他们连人带鱼,就这样一下子拉到了定风号旁,南果见老三从船顶上跳了下来,终于扛不住地晕了过去。

水行舟换好衣裳,接过水伯端上的茶,微微抿了一口。

“她怎么样?”

“应该无事,那位二姑娘是阎王宗肖宗主的高徒,咱们的大夫虽然去了,但是也只是拿个态,插不上手。”

水行舟点头,身上灵气流转,披散的头发便干了。

“既然在我水家的地盘,我们就要尽到地主之谊。这次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雨景天干的吗?”

“应该有关系,但是雨家的人向来手段高明,估计那几位姑娘也没有什么证据指认。”

水行舟看了一眼窗外,月光下那座突然而起的浮岛,正包裹在海雾中,像一只陷入沉睡的怪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张开獠牙。

“不过是皇室养在东岚海天界的狗,十年前怕是皇家得了什么情报,生怕这婆娑城的东西被其他人得了,便培养出来看宝贝加监视我们罢了。”

“少主……”

“无妨,那六殿下与玄皇不是一条心,而且他那人有意思的很,我听烟岚说你对他并不算太尊敬,这可不行。”

水伯恭敬地弯腰认错,“老奴以后定当注意。”

“嗯。”水行舟披散着头发,手里玩着茶盖,白色的瓷与他暗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婆娑城现世,东岚海天界必将会成为焦点,未来一段时间,上门递帖子的必定会很多,你要更谨言慎行些。而且,那南果对烟岚有几次救命之恩,无论她与六殿下是什么关系,都必须待她们姐妹为上宾,这是我水家的为人之道。”

水伯应下,“其实老奴最近听了些传言,所以想试探一下这位花名在外的六殿下而已。”

“哦?什么传言?”

“玄皇膝下三子,太子有李家扶持,原本没什么可质疑的。只不过三殿下近两年越发得玄皇器重,连续办了几件大事,尤其皇上将西界的兵权交付,这才引起了不少人的蠢蠢欲动。”

水行舟又喝了一口茶,点点头示意他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