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修真 > 逍遥游之织梦蝶 圈地养膘 > 第155章我真不是剑修(18)

第155章我真不是剑修(18)

小说:

逍遥游之织梦蝶

作者:

圈地养膘

分类:

玄幻修真

更新时间:

2020-05-23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逍遥游之织梦蝶最新章节!

长生看着所谓的药池,也就是眼前直径五米的圆形大池子,真心有点保持不住面无表情的神态了。

他发誓,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傻,呆滞的那种。

“我俩一起?还脱……脱衣服?”

虽然这池中散发着芬香的乳白色灵乳只闻着就知道是好东西,但他真的不想和另外一个大男人一起泡澡啊,尤其是还得脱光了!

**,好羞涩!

大桃、小桃一脸看傻子似的的看着长生。

“当然是一起了,只有一个药池。”

“药浴当然要脱衣服啊。”

长生还想挣扎一下,“那让萧师兄自己用这个池子吧,我可以用浴桶。”盆也行。

萧宝铎靠着一架屏风,双手抱在胸前,看着磨磨唧唧的长生,“哼”了一声。

“这之所以叫药池不叫澡池,是因为这是一件灵器,用养了千年的药石和各种灵物炼制的。

能根据药液功能和修士的状态自动调节温度、加强药效。”

也就是说,这一池子灵乳必须配合药池来使用。

“是不是男人这么墨迹?这可是曾祖亲自调配的,要不是……”要不是因为自己,怕是顾岚风这辈子都机会享受大乘修士调配的药浴。

萧宝铎看着长生那张白了又红,看起来十分羞涩的脸,将这话咽了下去。

只十分不耐的道:“小爷我从来没跟别人用过一件东西,到你这也算开了先例了,你还想怎么样?”

说着,这厮想起什么,朝长生的下三路看了看,面上的表情也变成了要笑不笑的样子。

“男人,不能说不行。”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长生:……

太特么丢人了。

拜托,他也不想表现的跟个小雏鸡似的,但这在陌生男人面前宽衣解带啥的,耻度有点大的!

“那个,能不能穿件里衣?”

说这话的时候,长生不知道他看向萧宝铎的表情下意识带上了几分讨好。

尤其是那双眼睛,被屋子里弥散的水汽一熏,像是一汪秋水,只让萧宝铎感觉喉咙发干,暗骂了一声妖精。

其实穿不穿衣服对药浴效果真没啥影响。

但长生对于修真界的认知还处于菜鸟阶段,且他自己泡药浴时也是脱光了的,他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认知。

因此,他认为自己的要求是不合理的,偏偏他实在有点难为情,这才是他纠结的地方。

两个桃子精对坦诚相见根本没啥感觉,因此认为脱衣服很正常。

而萧宝铎呢,这厮从听了要泡药浴时就满脑子黄色废料。

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自然想欣赏一下顾岚风这“冰山美人”的裸体,因此在长生纠结时拿话激他。

但现在这家伙怕自己把持不住出了丑,也怕给美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终于松了口。

不过这厮也是个鸡贼的,他从储物戒指里翻出了一件自己的睡袍。

“穿这个!”

长生表示拒绝,“我带了!”

原主的东西都随着储物戒指被魔族拿走了,如今他穿的衣裳都是师姐给新买的。

只宗门制服需要凭身份玉牌去内务堂领取,而顾岚风的身份玉牌也丢了,还没有去补办。

萧宝铎直接将衣服扔给长生,“要么穿这个,要么别穿。”说完这厮就开始解腰带。

长生下意识想捂眼睛,臭流氓,然后赶紧两步并一步避到屏风后。

大屏风后居然还有一个小一些的池子,池子边有矮榻、茶几等物。

池子里是清水,还是活水,想来这应该是泡完药浴后沐浴更衣的地方。

长生看了着水里的白色纱袍,材质有点熟悉,原主的记忆再次浮现上来。

“云水纱,天阶水系灵材,是炼制水系法衣的高阶灵材。

能加快吸纳水系灵力和施展水系法术的速度,能滋养修士的身体,修复暗伤。”

而原主之所以对此有所了解,则是因为大师姐拉着他去过舒衣坊。

而用云水纱裁制的衣服,望仙坊市里只有舒衣坊有售。

就长生手里这么一件连灵纹都没有的睡袍,就售价百万灵石。

不过大概也就萧宝铎这样的身份,才能底气暴殄天物将云水纱裁成一件普通睡袍穿在身上。

而他之所以将这件睡袍丢给自己,大概是因为云水纱有一个特性,“透水却不湿。”

长生纠结的看了一眼手里的衣服,听着屏风外萧宝铎已经下水的动静,咬咬牙,将自己脱光了,快速穿好了白色纱袍。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我现在是个男人,外边那个也是个男人,都是男人,怕什么?没错,不用怕。”

长·阿Q·生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

萧宝铎靠坐在药池里,胳膊搭在药池边沿,灵乳没过他的胸,隐约可见两抹粉红。

他看似闭目养神,其实一直听着屏风那边的动静。

所以长生一出来,这厮就张开眼……

顾岚风比萧宝铎矮,身材也要瘦弱一些,他的袍子穿在顾岚风身上,长度到了脚裸上一点。

正件袍子要透不透,只在腰部有两根细绳儿,系上后还是显得松松垮垮,上边露着大片雪白胸膛。

而下边,走路间隐约可见两条又白又长又直的腿,连根汗毛都没有。

几乎是瞬间,萧宝铎就感觉自己的大兄弟向那个冷着一张脸,一步一步缓慢挪过来的人频繁打招呼。

万幸灵乳不是透明的,他倒不是不好意思,而是怕吓着那人。

说实话,若不是顾岚风一直冷着脸,且恨不得和他相隔十万八千里,萧宝铎一定以为自己被这人下药了,或者施展了什么媚术。

因为就算号称青岚界第一美人的合欢门白纤纤,在他面前脱光了,他的大兄弟也不曾这么激动过。

这让萧宝铎感觉有些事情似乎超出了他的掌控,但他发现他竟然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还有点期待。

就在这瞬间,萧宝铎居然认清了自己的心意。

他,萧家的小祖宗,向来走肾不走心的情场浪子,居然对眼前这人动了真心。

但这份真心却不符合他萧宝铎的身份。

他家几代单传,玩归玩,但曾祖却是盼着他正经娶妻生子的。